不折风骨

假的生贺与跨年贺

给阿征的迟到了很久的生贺与迟到了一小时的跨年贺。
新的一年也要继续爱阿征٩꒰๑• ̫•๑꒱۶♡

以下为注意事项
—全篇意识流注意
—cp倾向为我x征
—基本为架空且私设多如狗
—幼儿园文笔
【其实我是个画手x所以不要对我抱有太大期待
做好心理准备的壮士就请往下翻吧↓

我躲在树荫里,抬手遮住从缝隙里落下的阳光。
感受不到温度。
这里似乎是某个有钱人家的花园,除了一条条小道以外全都是绿油油的草地,一看就名贵极了的花朵和高大的树木有规律的排布着,看起来美感十足。不远处,一座和风十足的古朴庄严的房子沉默地伫立在阳光下。
自我有意识起,我就一直待在这棵树旁边,甚至连不能五米远都离开不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这么站在这,但是出入那座房子的佣人和管家却视而不见。也不知道我是该庆幸还是悲哀。
实在是想不出什么结论,我干脆收回手,枕着双手闭目养神。
“小征,不要跑那么快,小心摔了。”女人温柔的声音顺着微风传入我的耳朵。然后稚嫩的声音响起:“没关系的,母亲,我还没有那么娇弱。”声音很近,离我栖身的这棵树大概也就二十来米。
小孩子?我微微皱眉——我不太喜欢小孩子,这就导致我总是下意识的远离他们。但是现在的我别说远离了,连走两步躲起来都难。
小孩子的脚步声有些重,我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离我越来越近了。
脚步声停在了耳边。
“大姐姐为什么会在我家里啊?”
我有些心烦,皱着眉头看了过去,却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这是一个红发的孩子,一个有着一头蔷薇般艳丽的红发的孩子。
脸上还有些婴儿肥,眼尾虽然还是小孩子的圆润,但隐隐有些上挑。蔷薇红的竖瞳绮丽异常,甚至能让人听见花开的声音。
灿烂的过分了。
我努力平复着刚才突然不听使唤的心跳,使自己回复冷静。
我眯起眼睛重新打量了一遍眼前的孩子。虽说脸上浮现的是一种纯粹的好奇,但眼底却极力掩饰着冰冷与戒备。要不是因为是个小孩子掩饰的不好,这幅纯良的面孔不知道能骗过多少人呢。

————————————————
废话比正文长系列。
其实是个名义上的生贺x如果时机合适可能会再补一个实际贺文(当然可能性很小,我这种辣鸡文笔就不出来祸害人了)
说是生贺但其实就是因为想写后面的那一部分所衍生出来的一个片段_(:3」∠)_
因为实在把握不好性格所以虽然有一点大纲但是没敢写完。
其实原本打算话贺图的但是因为画的太丑所以就没敢勾线和上色,就没发。

我爱征。

评论

热度(2)